《后半辈子最想住的家》:自在舒服的分开住,胜过委屈求全的孝亲

P地生活

发布时间:06-10 17:35

作者:林黛羚

长辈虽然体力退化,但尊严与安全感并没减少,想接老人家来住的儿女,需留意长辈心理上在乎的点。

因为担心爸妈身体而就近照顾,儿女当然会有压力。但有时过度的担心与压力,会不小心表现在强势或过激的言行上。若处理不慎,反而容易让长辈反弹抗拒挫败、甚至自我放弃。

无心的语言暴力诸如:「不要自己去拿、很危险,你要什幺?我帮你去拿?」「你不要吃这个,太硬牙龈会受伤(或者太软容易哽到),你只能吃流质食物。」「我还没回来之前,不准跟看护出门。」「不能打电话、不可以把电话留给亲戚。外面诈骗这幺多,谁晓得你会不会又被骗钱?!」

无暇多想的空间配置,有时甚至变得粗暴。让长辈产生被遗弃或轻忽的感受、甚至宁可回乡下老家独自生活。

只是安身,没能安心的长辈房

其中一例是台南的小郑一家。位于台南市重划区新盖的连栋透天,共有一到四层楼,新型透天的纵深较早期短,每层仅能配置前后两房。

儿子小郑(化名)有感于母亲过世后,有糖尿病的父亲一个人住新化老家,三餐自己随便弄随便吃、又不按时搭配降血糖药,半年内就因两次急性併发症送医。身为长子的小郑,与其他弟妹们商量后,决定要把父亲接来市区住。

卧房都配置在三、四楼,房屋纵深过短、也没有空间再装电梯,儿子担心父亲爬楼梯容易摔倒,只好紧急在一楼车库后方隔出一木造房间。

房间短短两週就搞定,内部装潢算精緻,但这房中房的开窗却都开在室内,窗户一个朝前车库、一个朝后方楼梯口,楼梯口侧还有一道高耸鞋柜。郑爸看了房间之后感叹「好像管理员室。」在儿女们的半哄半胁迫下,还是勉强搬入。

一楼前段依旧是车库,倒车时汽车排放的废气、残留在地上的车油,都散发阵阵异味,即使把朝车库的窗子关起来、摆了空气清净机,还是隐约闻得到油烟味。「我明明还可以自己照顾自己,偏偏叫我来住这。明明可以爬楼梯,只是走比较慢而已,儿子偏偏不让我住楼上。前有臭油味、后有臭鞋味,我又不是地下停车场的守卫,闻这些废气,我会活比较久吗?!」住惯乡下三合院、习惯了新鲜空气的的郑爸,半年不到,就一直嚷着要回家,已经好几次叫计程车来载,搞到后来小郑只好跟车行说,只要是郑爸的来电就想办法推托。

我收到小郑的来信到现场评估,「为什幺不把郑爸的房间直接与后面这扇对外窗相接?这样郑爸房间才能通风吧!」小郑指着房间与窗户之间的鞋柜解释,「新家刚完工时,我们整栋都有做装潢,这鞋柜是我们一楼唯一的柜子,放全家鞋子、雨具跟我的电钻维修工具的,因为是特别找系统柜厂商订做,花不少钱。增加孝亲房的时候,没想太多,直接避开柜子,就变成房中房。」

「拆掉鞋柜吧!鞋柜改到二楼入口,除了郑爸之外,你们改在二楼换鞋就好。」我说,「令尊若住一楼,就要让他的房间有对外窗。车库与孝亲房之间应该做一道完整的隔间墙,之间装设气密式拉门以供通行。彻底隔开车库与孝亲房,避免车子的排气渗透到郑爸房间。」除了有真正的对外窗外,我建议还要加装窗型换气机、或于天花板安装省电静音换气扇。

「如果要改住三楼以上房间,最好装设楼梯升降椅,糖尿病高龄患者比中低龄患者更容易感到疲劳。尤其是刚起床、半夜如厕等,若没有先坐一下就立刻站起走动、又要上下楼梯,其实蛮危险的。」但人类的通病就是爱逞强,通常以为自己身体可以承受,直到无预警跌倒或瘫软就来不及了。

「刚过来的时候,你们隔壁社区就是电梯大楼了。有空房可以租吗?」我问,「你们可以帮郑爸租一间啊!电梯很方便,而且不必住一楼,空气比较好、採光又好。」

「这……没想过耶,通常不是住在一起比较好吗?」小郑认真思考可能性。

《后半辈子最想住的家》:自在舒服的分开住,胜过委屈求全的孝亲
厨房餐厅是一个展现自主权的空间,和父母共住,要特别注意规画。
《后半辈子最想住的家》:自在舒服的分开住,胜过委屈求全的孝亲
连栋透天常见的形式,车子停在一楼前段、后段则安排楼梯、房间(或厨房餐厅),但近年透天纵深越来越短,已不适合再安排居住空间。(图片提供_聂志高老师)
《后半辈子最想住的家》:自在舒服的分开住,胜过委屈求全的孝亲
明亮通风,行走动线开阔的卧室,无论在安全或心情上,对长辈来说都很重要。(图片提供_宽 空间设计美学)
近距离,也是一种「住在一起」!

有时我们不知不觉会陷入「大家都这样」,所以「这样比那样好」的泥沼,其实不一定的。貌合神离的夫妻,为了小孩不离婚,「有完整家庭对小孩比较好,」把责任推给小孩。小孩每天看父母吵架、互相言语暴力,偶尔被扫到颱风尾,真有比较好?夫妻俩理性商议、离婚后各自生活,父母心情回归平静、把专注跟关爱放在孩子身上,孩子自然会懂的。

「可是公公吃饭怎幺办?」小郑老婆解释说,「当初把爸爸接来,就是要督促他定时吃饭的。有时他心情不好,都不到二楼来吃,老公只好用分隔餐盘送到一楼给他。如果他住到另外一栋,不就更难让他定期吃饭了吗?」

为了让郑爸三餐按时吃饭,小郑或太太在上班出门前,一定会準备两份不同菜色的便当给郑爸,一个当早餐、一个当中餐,晚餐等夫妻俩下班后,在与郑爸一起吃。

「如果爸爸住那间大楼,更不可能愿意过来吃吧!」

「谁说一定要在这边吃呢?你们可租两房一厅,只要有厨房跟冰箱就好。早餐看要在那边做、还是送餐过去,晚餐集中到郑爸那边吃饭。反正从你们家走到那裏也才一两分钟,这样就不会有不愿意一起吃饭的问题。分开住,他有尊严有自由。一起到他住的地方吃晚餐,他不会感觉低人一等,也有被陪伴关爱的感觉。」大楼住宅还有个好处,别间住户的老人家会到庭院晒太阳,郑爸有年龄相仿的人可以聊天。

事隔半年、很高兴接到小郑来电,「我们把选择权交给老爸。看他要跟我们住、还是住附近,他毫不犹豫的说要住外面,好像真的很想摆脱管理员室。」小郑苦笑,「房租一万七,三兄弟分摊,妹妹给爸零用金,搞定。」我问郑爸现在过得开心吗?「还不错!交到年纪差不多的棋友,很喜欢泡在中庭下棋,这是在老家遇不到的。」小郑还提到,郑爸会帮忙準备晚餐了,「他现在的责任是先把白饭煮好,我们过去只要準备菜色跟汤就好。」这样有点交集又不会太黏的互动,连小郑自己都觉得轻鬆许多。

至于孝亲房,小郑没打算拆、也暂时没有改造的计画。「拆了,爸可能心理会不安,以为我们不要他了。留着,他知道他可以有两个选择,随时都可以回来跟我们住。」小郑细心的分析着,「虽然不希望,但我们也要有备无患。有突发状况、需要24小时就近照顾,还是住一楼比较方便。」

让自己安心,还是让父母开心?

我建议小郑,若有时间,还是要儘快把孝亲房的採光跟换气问题解决。这房间看似只为郑爸而设,且暂时没有使用到,万一岳父岳母临时需要,或者家人受伤行动不便,一楼的房间就会显现出它的重要性。「我们为长辈做的,就是在帮自己做。」

除非长辈像上述的郑爸一样,无法规律照顾自己。不然在地老化(aging in place)对能够独立自主的父母而言,是最佳的选项。

接父母来住,到底是要让自己放心,还是要让父母开心?儿女多少会担心自己不在身边,父母可能会有不便、孤寂等。但没有人喜欢被强制照顾或强制软禁,有安全没有尊严,更是难以接受。

结论,与其等到要接长辈来住,才急着规划如何装修。倒不如从现在开始自问,当父母年老需要照顾时,你要如何安排?如果希望住在一起,那接下来的装修、或者未来的房子,就要先把父母的房间规划进来。以父母的角度设身处地想,才能达到真正贴心的照顾。

相关书摘 ►《后半辈子最想住的家》:卧室、浴厕到厨房──维护尊严的「空间铁三角」

书籍介绍

《后半辈子最想住的家:先做先赢!40岁开始规画、50岁开心打造,好房子让你笑着住到老》,原点出版
.透过以上连结购书,《关键评论网》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。

作者:林黛羚

这本书想写给的对象其实再明确不过了!是锁定在38~55岁、以「预计透过搬家或第二次翻修,创造住到老的家」的屋主。若要再更进一步聚焦,还包括「预计接长辈来住或住附近」、「仅与伴侣同住或独居」及「想过简单安全的老后生活」的人。

后半辈子的居所,在购屋或装修之前,首先要确定的是:自己住、还是跟别人住?这问题最好即早决定,以便在空间上儘早规划、及早适应。

因此,书中第一单元,从打破一般在宅养老、高龄住宅常见各式的迷思切入。告诉你,熟年的家不是养护中心,而是让人可以越住越开怀、行动更灵活自如的好居所。如何让自身兴趣与家空间结合、空间移动不费力、取物置物很便利,甚至要让机能设备充满愉悦的美感......这些,才是最应该注重的。

此外,本书更希望协助读者以较少的预算负担,较少的装修更动,逐步计画,踏实着手后半辈子的好居所。

因此,书中拜访了7位已经实践了老后梦想的家的屋主,例如:设计师小曼,为脚力退化的80岁母亲调动家的格局,走路更省力;60岁退休的阿俊,家中多了木工房,老后的理想家具自己动手做;阿瑶与小郁将住了8年的旧家改造,创造新的机能,更适合老后的弹性变化;40岁的奈丽,将断捨离带入空间中,无形中减少了更多时间与金钱的负担……

这些早早开始计画、不再受限于不便的空间,举手投足更为灵活、好好打造后半辈子的家的人,在可以预见的未来,都能笑着住到老!

《后半辈子最想住的家》:自在舒服的分开住,胜过委屈求全的孝亲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申博太阳城_mg篮球巨星爆分规律技巧|时刻留住感动|综合信息生活网|网站地图 菲律宾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金沙娱城手机版賭場 菲律宾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集结游戏平台电子